三轮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三轮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欠了钱兮你要还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42:20 阅读: 来源:三轮车厂家

1

明天就是大学开学第一天了,苏晋躺在火车卧铺上打了个哈欠。

几天前小鬼才托梦来,叫自己要小心一点,这一世的大劫已经不远了。他本想再追问地详细一点,那小鬼却摇着头说什么“天机不可泄露”。

不可泄漏你妹啊,都泄了一半了,就不能一次性泄完吗!

苏晋无奈地摇了摇头,在火车的颠簸之中慢慢睡着了。

其实,苏晋本是地狱里一只收钱的小鬼,却总是徇私舞弊地私吞财产,欠了无数冥币还死活不还。终于,惹得鬼太多了,就被他们联合告到了阎王那里,阎王罚他到人间来体会一下“贫穷疾苦”。

可惜啊,有钱能使鬼推磨。苏晋同志拿出了自己小金库中的一部分,贿赂了那些掌管投胎的鬼。于是乎,他就投了一户好人家,天天肉林酒池、更别说什么疾苦了。

不过,掌管投胎的小鬼却对他说,他欠了太多钱,所以命中注定有一劫。如果他多加注意,或许可以逃脱;如果未能意识到,就将魂飞魄散。

所以,小鬼才会托梦来告诉他,大劫已经不远了。

2

第二天,苏晋拖着沉重的旅行箱来到了报名处。

在登记完一大堆麻烦的东西之后,他来到了属于自己的教室,开始了大学生涯中的第一堂课。

课至一半,忽然有一个学生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对老师鞠了一躬:

“报告,我迟到了!”

老师的嘴角抽了抽,却不好说什么,只好叫他进来。

那人环视教室,发现几乎所有的位置都被坐满了,唯有苏晋旁边还空了一个。

他默默走到苏晋旁边,对着他微微一笑,并伸出右手,道:

“你好,我叫江州。”

“额,我叫苏晋。”

苏晋尴尬地握住了他伸来的手,在那一瞬间却触电般地愣在了原地。

他的手,简直冰冷得不像活人——要知道,现在可是九月初,不说是艳阳高照,至少也酷热无比。一个正常人的体温,怎么会低到这种程度?

苏晋没多说什么,却暗暗地将对方划入了警戒线内。

3

晚上来到寝室,苏晋直接被眼前的事实惊呆了。

那个江州,居然是他的室友!

我草啊,老天你绝对是故意坑我!晚上都睡一起了,他要杀我还不是随手的事情?

苏晋默默吞了一口唾沫,正琢磨着要怎么躲过这一劫,对方居然先开了口:

“你是不是在好奇,为什么我的手这么冰?”

苏晋怔了一下,随即点了点头。

“因为——我是捉鬼师。”

江州眯了眯眼睛,一双瞳孔之中爆射出阴冷的寒光,仿佛可以把人的魂魄锁住。

“早上我之所以迟到,就是因为我感觉到学校里弥漫着一股鬼气。那些鬼都有很重的怨念,好像有人欠了他们什么。”

江州缓缓的说着,然后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块精致的阴阳卜。

“看,这阴阳卜阴多于阳。此处阴气极盛,群鬼聚集。”

听到这里,苏晋不禁打了个寒噤,同时也松了口气。看来这江州并非是找自己讨债的鬼,反倒是来帮自己的。

不过,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相信对方。苏晋在相信他的同时,也在心中留下了一点小小的戒备。

>>

4

正在这个时候,苏晋的手机响了。

号码很陌生,苏晋怀着一丝疑惑按下了接听。

“你是苏晋吧?”

对方是个成年女性,声音很熟悉,但是苏晋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“你是?”

“我是你语文老师,晚上想找你问几个问题。”

苏晋抽了抽嘴角,这鬼的智商也太低了吧,假扮成老师就想骗自己?

正想拒绝,身边的江州却对着他摆了摆手,在纸上写下一行字递到他面前:

“引蛇出洞,我正好捉它。”

苏晋会意,便假意接受了“老师”的邀请,约定晚上八点在教学楼见面。

“喂,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捉鬼?”

苏晋看了一眼正在准备捉鬼用具的江州,心中对他的戒备已经小了不少。

“我们家族有个规定,只有在成年之前捉满十只鬼,才能不被家族驱逐。我看这学校阴气很重,鬼多自然好抓。”

“那你还应该感谢我,要不是我在这里,这根本没这么多鬼。”

“怎么感谢?”

“这个嘛,给点钱啊!”

“真是财迷,难怪会欠鬼那么多钱!”

5

傍晚八点,教学楼下。

女老师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苏晋,现实一本正经地和他聊了几句,渐渐的气氛就开始变得不对。

“到我办公室去吧。”

女老师这么说着,脸上笑意更浓。

苏晋一脸恶寒,简直觉得鬼智商着急。你这么赤裸裸地害人,真的能害到吗!

不过为了方便江州的计划进一步进行,苏晋不得不显得自己也很弱智。便点了点头,跟着老师走了进去。

走到一半,那老师忽然脚步一顿,旋即转过身来,对着苏晋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脸。

阴冷的月光下,她的脸开始渐渐扭曲,仿佛在一眨眼之间老去了几十岁。几个呼吸之后,就连脸上的皮肉都开始脱落,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尸臭味。

“还我钱来!”

恶鬼叫嚣着,眼看着就要把苏晋欺身扑到。

“呔,拿命来!”

与此同时,潜伏在一旁的江州也一跃而起,手中的桃木剑不偏不倚地刺中了恶鬼的眉心。

一阵黑烟一冒,好像什么东西烤焦了一样,恶鬼就摇摇晃晃地消失在了虚空之中。

“合作愉快!”

江州嘿嘿一笑,和苏晋互相击掌。

6

夜深了,寝室里安安静静。

苏晋忽然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,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桃木匕首。他屏住呼吸,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江州的床边。

恶鬼,还想骗老子。

苏晋得意洋洋地想着。其实他早就已经发现了江州的破绽,却为了赢取对方的信任,陪他演了一个晚上的戏。

苏晋从来没有告诉过他,自己能引来鬼的原因,是欠了鬼太多钱。而他却在与自己聊天的时候,非常顺口地说出了这句话!

这其中的缘由,不用想都能知道。

>>

现在,是结束的时候了。

正在苏晋的匕首要刺到江州的一刹那,一阵阴风忽起,寝室的窗帘被缓缓撩起。黑暗之中,苏晋隐约看到一个幽幽的影子钻了进来,落地成型,竟如同巨人一般庞大。

苏晋吓了一跳,手中的匕首差点脱落。

这什么情况?

7

忽然手腕一紧,手中的匕首被灵巧地夺走。苏晋错愕地回过头去,正对上江州的眼睛。

“看来你不是很笨啊。”

江州嘿嘿一笑,说话的声音极轻。手中的匕首也渐渐地举到了胸前,摆出了一副准备作战的架势。

苏晋只觉得一头雾水,自己的判断似乎完全错误了。

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,那个钻进来的黑影就已经挥起手臂。那庞大的臂膀仿佛是千斤重锤,可以直接把苏晋和江州砸扁。

江州拉着苏晋的腰身,一个灵巧的跟头,就躲过了这致命一击。

手中的匕首挥舞,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倾斜而上,刺啦一声就刺中了黑影。和刚才一样,一股子烤焦的气味扑鼻而来,随着一抹黑烟的飞散,面前的黑影渐渐地化为乌有。

江州长长地松了口气,脸上的表情如释重负。

“喂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苏晋只觉得自己的智商被鄙视了,想要尽快知道真相。

“唔,我感觉到这附近还潜藏着一个很厉害的鬼。但是这鬼似乎不愿轻易出手,应该是在畏惧我。所以我故意设下圈套,让你以为我是鬼,然后来杀我,这样正好将它引了出来。幸好你不是很笨,发现了我的破绽。”

江州嘿嘿一笑,月光下他的眸子透着诡异的寒光。

8

这回,苏晋是彻底相信了江州了。

三天以来,他们相互帮助,运用引蛇出洞的方法,一共擒拿了九只鬼。距离江州完成家族规定的十只,只差最后一只了。

两人坐在寝室里喝酒庆功,嘻嘻哈哈地很快活。

“我料到今晚后山会有鬼魂出没,过会儿一起去吧?”

江州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,咂巴着嘴发出享受的声音。

苏晋没有任何犹豫,立即就答应了下来。

夜幕降临,学校后山。

这里向来偏僻,一般晚上只有情侣会在此幽会。不过今天早上才下了一场大雨,四处都是烂泥,不可能有情侣现在来此。

江州俯下身来,正要在地上布好埋伏,忽然觉得背脊一阵泛凉,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。

“小心。”

江州轻喊一声,似乎是要提醒苏晋。但是,他话音刚落,意外就已经发生。一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断臂,紧紧地捏住了苏晋的脖颈。

苏晋只觉得要背过气去,那只腐烂的断臂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。再加上自己的气管几乎要被掐断,苏晋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。

“救……我……”

苏晋发出沙哑的求救声。

9

江州也管不了许多,迅速从腰间抽出桃木剑,朝着那断臂砍去。断臂仿佛有人的意识,竟然举起苏晋,当作自己的肉盾。

江州刺了好几下都没刺中,苏晋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
隐约之间,苏晋又见到了被自己贿赂的那只小鬼。

“谁都不要相信,能信的只有你自己……”

>>

小鬼在苏晋的耳边轻轻呢喃,仿佛是在提醒他什么。

苏晋死死地皱着眉头,窒息的痛苦让他几乎无法思考。他的手渐渐地攀上了挂在腰间的桃木匕首,猛然抽出,然后刺在了断臂上。

断臂始料未及,无力地挣扎了几下之后,终于化作黑烟飘散而去。

苏晋落地,血液再次回到脑中。小鬼的话再一次回荡在他的耳边,他忽然明白了什么,猛地抬起头来,手中的桃木匕首飞刺而出,不偏不倚地刺向面前的江州!

谁都不能信,只能信自己!

也就是说,江州绝对不能信!

10

江州瞪大了眼睛,完全没有料到苏晋这反常的举动,就这样被对方贯穿了胸口。

鲜血飞出,却并不像那些鬼一样化作黑烟。

苏晋不禁一怔,无限的惊恐几乎要撕裂他的心脏。怎么可能,难道江州真的不是鬼,真的是人吗?

“你……”

江州开口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却奈何鲜血汹涌而上,从他的口中奔涌而出。

“喂,你没事吧?还能不能撑住?我现在就去打120,你等着!”

苏晋立即慌了手脚,他简直不能相信这个事实。他简直不能相信,江州居然真的是人、真的是捉鬼师、真的是上苍派来救自己的!

而自己做了什么?居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救星!

江州瘫倒在苏晋的怀里,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一个黑影在苏晋背后缓缓凝成,竟然正是那只受贿的小鬼。

“哎呀呀,果真还是被我骗到了。”

小鬼嘿嘿地笑着,看着苏晋的眼神格外嘲讽。

苏晋早就已经完全崩溃,他的手颤抖着,几乎包不住怀中的江州。

“他们都太急了,想要很快取得你的信任、然后加害于你……哈哈哈,实在是太愚蠢。不像我,足足演了十八年的戏,等到今天才出手……”

小鬼笑的得意无比,一双手渐渐靠近了苏晋的身体。

在掐死苏晋的那一瞬间,他贴在苏晋的耳边,幽幽地说道:

“欠了钱兮你要还……”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